赛马会时间

麥家:中國文學走出去,因為背后有“巨人”

稿件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簽發時間:【2019-04-17】

  2019年對于喜愛麥家的讀者來說,將是迎接“王者歸來”的一年。因為時隔8年,這位2008年曾獲得茅盾文學獎、被尊稱為“中國諜戰小說之父”的作家終于又有新作了。

  3月24日上午,麥家在出席“一花一世界——UP2019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時稱,他打磨的一部心中想要的作品《人生海海》將要面世。兩天后,《人生海海》于3月26日零時開始全網預購;4月16日,由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這部長篇小說將正式發行。

  “我沒偷懶,一直在挑戰自我”

  《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記者在此次大會上聆聽了麥家講述創作《人生海海》背后的故事。

  “很慚愧,我已經8年沒出新書了。我的老母親看我這么長時間沒寫出作品來,認為我家里已經揭不開鍋了。但說實在的,我沒偷懶,一直在挑戰自我,試圖超越自己。我想告別曾經給我帶來無數榮光的諜戰,回到童年、回到故鄉去破譯新的密碼,就是人性和人心的密碼。當然,這對我來說是一次鼓足勇氣的冒險,很多次我覺得已經不行了,8年中好幾次想停止自己的探索,但是書中主人公那種非凡的生命經驗和他在命運面前不服輸的倔強鼓勵我一次又一次站了起來。站起來后你會發現,你趴下的樣子真的非常難看,超越自我非常困難,但不超越就是死,死于平庸,死于自我重復。”這是麥家在談到創作《人生海海》時的內心感悟。

  眾所周知,《解密》是麥家的代表力作之一,曾經和《百年孤獨》《紅樓夢》一起被收入“企鵝經典文庫”,還被英國《經濟學人》雜志評為“全球年度十佳小說”,被《每日電訊報》選入“全球史上最佳20部諜戰小說”……那么,新面世的《人生海海》又講了一個什么樣的故事呢?麥家介紹說:“講的是一個人的人生像大海一樣寬廣和豐沛,這個人叫‘上校’,也叫‘太監”,當這兩個互相撕裂的綽號出現在一個人身上時,他一定不是一個風平浪靜的人。我想通過《人生海海》,通過‘上校’寫出一個人忍受苦難的精神。大家知道,愛一個人是容易的,恨一個人也不難,但最難的是愛上自己恨的人。我相信,當一個人愛上自己苦難的、可恨的命運的時候,他將是沒有敵人的,也將是沒有國籍的。”

  麥家在現場還透露,他在《人生海海》出版前私下請了編輯、作家、評論家,包括“80后”“90后”等各類人物代表閱讀,“這22個人反饋回來的信息都給予我非常好的評價,我覺得這是對我最大的安慰。有一天當《人生海海》的版權超過《解密》《暗算》《風聲》的時候,我一點不會感到驚訝,因為我破譯的不是紫密、黑密這些軍事密碼,而是人心密碼、人的命運密碼。”

  “中國文化走出去這個夢也是中國當代的夢”

  在大會演講時,麥家特別談到了中國文學作品如何走出去的話題。他認為,讓中國文化走出去這個夢也是中國當代的夢。

  麥家說,一個多月前,中國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流浪地球》的火藥味,這是由導演郭帆和他的團隊引爆的。在這部電影大火的同時,最大的贏家是小說的原作者劉慈欣。這些年劉慈欣總是在贏,替科幻贏,替文學贏,也替國家贏。“大家可能很難想象《三體》圖書在西方火爆的程度,因為我作品的英國代理也是劉慈欣的代理,《風聲》和《三體》在英國同一家出版社(宙斯之首出版社)出版,我的德國翻譯也是劉慈欣的翻譯,所以我比較了解《三體》在海外真實的銷售情況。我可以負責地告訴大家,《三體》在美國銷量現在已經向百萬大關沖刺,在英國也達到了40萬—50萬冊的銷量。這些數字對一部中國作家的文學圖書來說,已經是一個飄在星辰之外的天文數字,我們可能需要遠在星辰之外的運氣才能摘取它,而劉慈欣好像只做了一個夢就把它摘到了,這個夢讓中國文學走出去,這個夢也是中國當代的夢。”

  在講述中國文學走出去的步履維艱時,麥家提到了他的見聞。他說,2010年英國著名漢學家藍詩玲女士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指出了中國文學在海外出版的窘迫狀況:2009年全美國只出版了8本中國小說;在英國劍橋大學城最好的書店里,中國圖書只占有1米長的書架。多數西方出版社、媒體對中國當代文學的印象還停留在鄉村、貧苦生活等,這顯然是對中國當代文學的誤解。2012年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這是個良好的開端,也是一種推動,一下子讓中國文學走到了世界面前。“這些年中國作家在國際頻頻嶄露頭角,各類文學獎項時時有所斬獲,世界出版商、發行商也對中國當代文學投放了前所未有的熱情和金錢,他們開始淘中國作家的金了,我個人十分有幸地在這個過程中被發掘出來,相繼被世界三大出版巨頭——美國FSG出版公司、英國企鵝出版集團、西班牙行星出版集團看重。今年英國企鵝出版集團還把我的《解密》《風聲》兩本書列入“企鵝經典文庫”,并送到了英國女王的書架上,這也是中國唯一獲此殊榮的當代文學圖書。我在耐心等待,有一天女王能夠像奧巴馬翻開《三體》一樣翻開我的書,并被深深地吸引。”麥家玩笑地說道。

  “歸根結底是要講好中國人的故事”

  據記者了解,麥家的《解密》《暗算》《風聲》今年在倫敦書展上賣出的版權已增至33個語種,這種現象在中國作家中依然是比較少的。

  對此,麥家分析說,有國際大牌出版社、出版人“撐腰”,媒體宣傳報道自然就跟上了。截至目前已經有400多家全球媒體對他進行過報道,其中《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在2個月內曾9次介紹過他和他的作品;英國《經濟學人》雜志對他做了封面報道,并把《解密》評為“全球年度十佳小說”。為什么我十幾年前的作品這幾年突然受到海外青睞?我覺得這里面原因是非常簡單的。包括金庸以及中國很多作家,這些年都在海外頻頻亮相,我覺得主要原因是我們背后的國家強大了,是我們的國家幫我們這些作家走向了世界,這個時候我和中國作家們,最應該感謝的是背后的祖國,它是一個‘巨人’,承載了14億人的光榮和夢想。”

  麥家坦言道,一部作品走向世界,首先肯定要走入人心,以最誠懇的姿態挖掘人性的深度。文學歸根結底是關乎心靈的,如果缺少了人的心靈故事,無論在中國還是在美國都是出不了頭的。所以講好中國故事,歸根結底是要講好中國人的故事。(賴名芳)

赛马会时间 极速快三开挂软件 娱乐之我能无限升级 棋牌大师 北京pk拾开奖 北京单场胜平负及投注 时时彩网站 快三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牛牛看4张牌抢庄 三张牌游戏大厅 网贷火龙果APP下载